妙筆閣>軍事歷史>抗戰韓瘋子>588 不需抉擇

后勇團迅速壯大至七八百人,這一點,甚至完全出乎了韓烽的預料,整個團上午可能還只有三四百人,下午一路收攏潰兵,人數便能翻上一倍。

按照這個趨勢走下去,韓烽估計,自己能在很短的時間內重新拉起一支主力團人馬。

可是這樣的團,問題之所在也立馬暴露無遺。

根基太淺。

潰兵們是來自各方的隊伍,有的是這個軍的,有的是那個軍的,人心本就不齊,更何況還是才從戰場上退下來的潰兵。

若都是98軍的潰兵尚且好說,這一點即使是韓烽也不得不承認,98軍與其他隊伍大有不同,便是潰兵的身上,羞恥之心和軍人的骨氣只要稍加引導,很容易就可以重新見到。

相對于其他隊伍的那種像是源于骨子里的麻木,韓烽當真是覺得這98軍的武軍長是個了不得的人物,治軍有方的人物了。

畢竟是一個軍,人數眾多,就算是自己,均攤到每一位士兵的身上,又能有多少感染力和掌控力呢?

所以韓烽在思考一個問題,后勇團的后續去向問題。

隊伍肯定是要繼續發展的,800人雖然相較于之前的300號來說多了不少,可相對于整盤戰爭來說簡直微不足道。

可是在后勇團發展壯大的同時,戰士們的心也必須得給捋齊嘍!

至于怎么捋?

特殊時期,只有特殊辦法最是有效。

無他,主動出擊,直接尋求日軍作戰。

是騾子是馬,拉出去溜溜就知道了,戰場是最好的篩選廠,可以用最快的速度將那些優秀的,勇往直前的猛士與那些麻木的,懦弱的,退縮的潰兵們分離出來。

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,現在整個后勇團都處在敵后戰場,隨時可能與小鬼子短兵相見。

骨子里仍是潰兵們的存在是個大問題。

這群人沒有多少戰斗力不說,一旦上了戰場臨陣脫逃,造成群體響應,對于一場戰斗的勝負簡直有著顛覆性的毀滅。推薦閱讀//v.///

戰事緊急,日軍大掃蕩來得急迫,鬼子是下定了決心,打定了主意,要將整個岳南根據地的八路軍掃個干凈的。

韓烽沒有時間讓這些骨子里的潰兵們翻然悔悟。

在這處敵后戰場里,隊伍一旦龐大起來,目標太大,極容易引起日軍的注意和包圍,反而更加的危險。

后勇團如今便有這種危險的傾向,再加上整個團由潰兵組成,情況復雜,人心不齊。

倘若將隊伍化整為零,分兵以對付日軍的包圍,得,那這支好不容易才聚攏起來的潰兵們只怕立馬就會重新渙散。

繼續以如此大的目標群體聚集在一起,同樣不明智。

所以韓烽此刻能做的就是,通過戰斗,以最快的速度將整個后勇團磨礪打造成一支勁旅。

此乃“精兵”之策,也實在是因為處在敵后戰場之中,一切的變數和危機都太多了。

“另外,咱們只有鬧出動靜兒,打出名聲,才會有更多的潰兵隊伍愿意加入咱們,我相信即使晉南會戰結束之后,留在這片兒區域的潰兵數量加起來,也不會比這次大掃蕩的日軍少。

還有,咱們需要的是真能打仗的兄弟,是真的愿意為了自己的國土而舍生忘死的兄弟,至于那些一心只想著保全自己性命的,茍活于世,當地老鼠的潰兵,咱們也不強求,難聽點說,決不能讓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湯。

除此之外,從沁河西岸傳來的消息大家應該也都聽說了。

八路軍和掃蕩的日軍小部干起來了,現在整個大掃蕩的日軍注意力都被吸引在了沁河西岸。

留在這東岸的日軍已經成了小部分,這正是咱們出手的機會,咱們可以趁此制造混亂,牽制日軍火力,干擾日軍注意力,為西俺的抗日兄弟們打掩護。”

韓烽沒有瞞著自己的那些老班底,將營連排長們聚集起來的時候,如此說道。

“你們還有什么要說的沒有?”

眾人擠在一間專門兒空出來的小院里,一時無話。

韓烽道:“咋都變成啞巴了?有什么疑惑的就說過,過了這村就沒這店兒了,老子可是把機會給你們了,你們別不珍惜。”

姜龍雖然當了連長,仍舊擔任著連里機槍手的任務,理由沒別的,“這家伙別人不會使,幾梭子彈下去干不死一個鬼子,不是浪費子彈嘛,還得我來,我一梭子能打死四五個鬼子”。

姜龍抱著輕機槍,拿這一塊兒破布正在擦拭著,他沒抬頭,只是道:“團長,我現在沒想那么多,只要能殺鬼子,我沒啥說的。

東四省淪陷的時候我無能為力,看著自家的屯兒子被小鬼子占領,我眼睛都紅了,可是我知道,上去只能是送死。

可現在不一樣了,我手里有這家伙,我不逮住機會多整死幾個鬼子,都沒有臉去見那些被小鬼子害死的同鄉了。”

湖南佬筐瓢大為贊同,“就是嘞,只要能打小鬼子,長官讓我們怎么做,我們就怎么做。”

“川軍團沒了,我們因為被調到了其他軍,所以活了下來,可我們的魂兒都是川軍團的,死了的人都走了,活著的人要是不打鬼子,那還留著做什么?

要是不能打鬼子,我寧愿再回到南村的破廟,去繼續當地老鼠。”胡圖難得這一次不糊涂了,說的慷慨激昂。

老班底不愧是老班底,和韓烽在一起的時間最多,打過的勝仗也最多,他們從潰敗的羞恥和麻木中重拾回自信,是在韓烽的率領


狀態提示:588 不需抉擇--第1頁完,繼續看下一頁
回到頂部
娱乐城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