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筆閣>都市現代>都市絕狂兵王>第一千八百九十七章湖水之靈

最新網址:.ken“瘋婆子,你不分青紅皂白就對我們下如此狠手,你難道就不怕遭到天譴?”

蒲元一臉憤恨,身為陰世浮生殿的執掌者,他還從來沒有受過這么重的傷。要不是他用特殊的方法改造過自己的靈魂,只怕他的靈魂早就已經破碎。

現在誤會解除了,蒲元自然要將心中的不滿說出來,哪怕他明知道不是對方的對手,可蒲元向來不是一個喜歡吃虧的人,同時這家伙的心機和城府極深,這不,不能用實力去發泄心中的不滿,蒲元轉而采用心理戰術。

在他看來,眼前這個女人絕對不屬于人間界,其實力是不應該在人間界展示出來的。天譴這種東西可是說不清楚的,誰敢保證下一秒不會發生呢?

“呵呵,天譴,你問問天敢不敢譴我?”

湖面中心位置的女人輕笑一聲,那輕描淡寫的語氣好像是在說天譴就是個屁,她隨隨便便就可以放了!

好狂的口氣!

秦楓驚得差點沒咬斷自己的舌頭,他見過狂妄的人,但還沒有見過像這個女人這么狂的。什么叫天敢不敢譴她,難道說這個女人連天譴都不怕了?秦楓雖然沒見過天譴,但他也能猜想到天譴有多么恐怖。就連蒲元這種級別的高手都對天譴忌憚三分,這個女人居然是完全沒放在心上。

蒲元同樣是被女人的話嚇了一跳,他本想利用天譴來壓制一下女人,讓女人收斂一點,不曾想這個女人壓根兒就沒有把天譴當成一回事。這個女人到底是什么來頭,為什么連天譴都不害怕?

還是說,這只是她的一番說辭?

“別看我,既然你們不是來毀滅這里的,那我便不再追究。以后再敢有這種動作,我不管你們有沒有惡意,我都會讓你們付出代價。”女人擺出一副懶得理會眾人的架勢,明明是她沒有搞清楚原因就把大家打成重傷,甚至是差點傷及性命,現在她卻像是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。

蒲元不答應了,這女人差點要了他的命,難道不應該向他說聲抱歉?還有,這個女人的實力這么強,為什么沒有阻止死寂氣息的爆發?

在蒲元看來,這個女人的實力是絕對可以壓制死寂氣息的,在死寂氣息爆發這么長時間之后,甚至是有那么多水生物感染致死,這個女人為什么一點都沒有幫忙的意思?

“我想幫忙就幫忙,不想幫忙就不幫忙,你能奈我何?”女人仿佛看穿了蒲元的心思,其語氣里充滿不爽,好像對蒲元非常反感一般。

蒲元訕訕地笑了笑,他確實奈何不了這個女人,如果他能奈何得了這個女人,他早就已經動手了。開玩笑呢,蒲元活了上千年,還是第一次有人敢這樣蹦到他頭上說話,末了他還找不到反駁的勇氣。

因為這個女人的實力著實太強,強大到蒲元根本沒有半點反抗之力。別說現在的蒲元只能發揮出二階魂使的實力,就算蒲元能夠發揮到執掌者的全部實力,在這個女人面前估計也會不堪一擊。

這個女人明明是個活人,可是對靈魂的攻擊卻是那么直接,剛剛蒲元遭到的重創完全來自于靈魂,他的肉身反而沒有遭到什么傷害。這一切究竟是為什么,蒲元很想搞清楚,如果可以的話,他甚至是想把眼前這個女人活剝了。

當然了,蒲元也只敢想想,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這么做,除非他活膩了。

“你應該是湖水之靈吧?”

一直沒說話的大烏突然站了出來,作為鳳凰血脈的繼承者,加上大烏本身又是蠻夷之地的天王之一,她了解的東西顯然比其他人要多一些。

面對大烏的疑問,湖水中的女人明顯愣了一下,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鳳凰一脈的記憶中有一些模糊的記載,湖水之靈乃溺水之精,吸天地之精華而具靈識。怪不得你不怕天譴,你就是天命而生,根本不會遭到天譴。”大烏的鳳凰血脈里確實有一些模糊的記載,和蠻夷之地的草木之靈不同,湖水之靈乃是先天的溺水之精,其本身壓根兒就不是來自這個位面,而是來自于混沌之初。

也就是說,湖水之靈的出現甚至是在萬物起源之前!

“你說的對,但也不對。”湖水之靈瞥了大烏一眼,說道:“我不是不會遭到天譴,而是天譴對我來說無效。因為我出生的時候都還沒有天,天拿什么來譴我?”

她出生的時候還沒有天!

秦楓驚得更是半天說不出話來,他以為遠古靈巫就是老巫婆級別的存在,沒想到今天居然看到了比遠古靈巫還要久遠的存在。如果湖水之靈所言是真,那她豈不是比仙人還要厲害了?既然她比仙人還要厲害,為什么不知道蓮池里遭到了什么危機,為什么當有那么多水生物死亡的時候,她沒有采取有效的應對方式。

甚者說,在他們一開始凍結蓮池的時候,湖水之靈為什么沒有跳出來阻止,而是等他們停止凍結之后才鉆出來和他們算賬?

湖水之靈還沒開口,大烏卻是搶先一步解釋道:“溺水之精本身極為脆弱,稍不注意就會消失。為了確保溺水之精的存在,她必定會使自己進入一個特殊的修煉狀態,在這種狀態下,她的六識甚至是完全關閉的。今天肯定是我們鬧出來的動靜兒太大了,所以她才會在我們停下之后醒來,然后就有了之前的一幕。”

是的,正所謂萬物平等,溺水之精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強大,剛剛他們遭到的重創都能清晰地證實這一點。同時溺


狀態提示:第一千八百九十七章湖水之靈--第1頁完,繼續看下一頁
回到頂部
娱乐城网址